图片 9

人性试验场皮囊下竟是庞氏局中局,被金钱吞噬的币圈90后

图片 1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在币圈,这句话同样适用。

旷日持久的Fomo3D首轮之战终于在8月22日落下帷幕。虽然开发者明确表示该项目存在安全漏洞、可能跑路等一系列风险,但是,被冠以“人性试验场”的Fomo3D仍吸引了超过2万名玩家参与。他们为了获得10469.66枚以太币(按现价折合人民币约2000万)的归属权,甘愿承受诱惑,进入陷阱,在欲望和贪婪的催动下,共同创造了博彩游戏的新纪录。

李笑来,前新东方英语教师,畅销书《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作者,据传拥有3万个比特币,在华人世界币圈被冠以或是自封为“比特币首富”。

区块链仿佛给了90后一个全新的机会,一个实现阶层跃升、财富自由、成就事业的机会,哪怕前一秒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穷青年,后一秒摇身一变就成了区块链大佬,与平日根本不可能见到的传统领域的投资人、大佬面对面地对话,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在名气和财富之间,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图片 2

7月3日晚,打着“比特币首富”标签的李笑来,一段满嘴“傻B”的录音外泄,再掀币圈风云跌宕起伏。李笑来的言论一出,感觉除了比特币,他是要砸整个数字货币的大盘,一些曾经被市场看好的币种都被骂成了傻B项目,录音中涉及了帅初、孙宇晨、达鸿飞、王利杰、赵长鹏、李启威、老猫等币圈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被点名。

数字货币巨大的财富增值效应,硬生生地把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一变成现实。

产生第一轮赢家的交易记录

李笑来一直强调这是私底下说的,公开场合他不会这样讲。另外有知情人士澄清这段录音是李笑来在股东群的一种情绪表达,但用来判断一个人肯定是不全面的。

但获得后再失去的感觉远远比未曾得到的挫败感要更加强烈,尝试过赚快钱的滋味,脚踏实地做事情似乎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于是“割韭菜”也开始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从PoWH
3D到Fomo3D,

这段长达一个小时的录音,除了不堪的脏话频频冒出,信息量很大,言辞过激,作为早期的数字币的参与者,为多个项目方站台的李笑来,对币圈的了解可谓是入木三分。

无论是久经沙场的互联网大佬,还是新进的90后小兵,在币圈这个人性放大器面前,吃相都往往无处遁形,只不过90后这个标签更自然而然地使他们处于聚光灯之下。

一场延续百年的赌局

录音一出,揭了整个币圈底裤的李笑来被笑称为“币圈崔永元”。不过作为公众人物,满嘴脏话,一吐为快的录音外泄,确实是有些尴尬了。

被薛蛮子称为秘密武器,有着“奇才”之称的朱潘,最近就“摊上了大事情”。

一切还要从1903年那个冬天讲起,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小伙子几经失败后,在一张来自欧洲的邮政票券启发下,成立投资公司,声称可以购买来自欧洲的某种邮政票券,再转卖回美国,利润率可以达到惊人的400%。投资者们像看到希望一样疯狂的购买这款产品,一年时间里就有逾四万波士顿人加入其中。

图片 3

 朱潘深陷“跑路门” 

事实上,他不过是用后来投资者的钱为前面的投资者兑现回报。最终骗局破败,这个名叫做查尔斯·庞兹的年轻人沦为阶下囚,他策划的这种骗局也因他而被命名为“庞氏骗局”,并不断与新生概念结合,衍生出不同类型的“庞氏骗局”。正如随着今天区块链概念的走红,庞氏家族也产生了新的成员——PoWH
3D和Fomo3D。

而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老猫在朋友圈发文称,背后捅刀子的人是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相关聊天截图,李笑来也在朋友圈转发了。

8月6日,朱潘被曝疑似利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花式割韭菜,大量用户损失惨重,聚集在朱潘的公司维权。但朱潘并没现身,直接和维权者玩起了消失游戏。

图片 4

图片 5

维权者称,朱潘其实就是ZJLT项目背后最大的股东,但价格暴跌后就开始撇清关系,在约定好的时间并未兑现拉盘承诺,反而为了割满他想要的两亿筹码一直和投资者耗着,投资者被激怒,于是组队维权,势要讨个说法。

1920年的查尔斯·庞兹,其时是波士顿一个生意人

而易理华也赶紧站出来在朋友圈澄清,这事和他毫无关系,如果是他捅的他愿意从此退出币圈。

翻开朱潘的履历,90后,初中辍学,创业草根,原金山网络CTO,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投资深脑链10天获得近百倍回报。

PoWH 3D,全名为Proof of Weak Hands
3D,游戏的筹码叫做P3D,只能通过以太币购买。但是筹码的价格是不固定的,每售出一枚新的筹码,筹码的价格就会上涨一点,而若是有人赎回筹码,筹码的价格就会下跌。除此之外,每一次交易收取10%的手续费,投入到现金池中分发给所有的玩家。

图片 6

经历不算传奇,却足够幸运。这一切要从朱潘黑了薛蛮子的微信开始。

买到卖的过程中,无论玩家是否从中获利,20%的手续费损失已是不可避免,依靠微薄的手续费分红难以拿回本钱。这些玩家就像在传销组织中投入了全部身家的人,手中唯一的制胜之道便是拉拢新人抬高币价,让自己有机会拿回本金。而新人势必陷入同样的境地之中,只好继续走招兵买马的老路。

有李笑来的地方就有陈伟星,两人可谓是冤家路窄,前段时间两人还在对骂,这次李笑来的录音外泄事件不断发酵后,陈伟星手打千字,是为了蹭热点,还是趁机“落井下石”?

2017年3月,彼时的朱潘正为自己的新创业项目——4931游戏交易平台的的融资发愁,这么大一笔钱要找谁去呢?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是薛蛮子。朋友告诉朱潘,“薛蛮子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

这是一个零和博弈,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满载而归。在PoWH
3D智能合约的评论区,赚的盆满钵满的人大肆炫耀,输的一无所有的人直呼上当。

图片 7

可想进入薛蛮子的法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争取到和薛蛮子接触的机会,他选择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黑掉薛蛮子的微信、微博和邮箱。

没有白皮书,没有强大的身份背景,没有过硬的技术团队,创始人甚至声称这个游戏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讽刺ICO而已,然而最讽刺的却是,游戏最终走上了和ICO相似的老路。和每一个庞氏游戏一样,金字塔式的结构向地下不断延伸,底层玩家的手续费很快被金字塔的顶端瓜分。

1、陈伟星言论中指出李笑来不是首富,很有可能是首负。包括三万个比特币的bitfund基金、inb的3亿人民币、bigone上的big、one、pressone等20多个传销币和空气币。

虽然过程简单粗暴,但朱潘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薛蛮子接见了他,迅速敲定了千万人民币的融资,并开启了两人往后“亦师亦友”的关系。

到最后,10%的手续费越来越满足不了庄家的胃口,众多仿品一拥而上,纷纷提高手续费的价格,20%、
30%、
50%……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到最后,效仿者之一PoB竟然擅自更改游戏规则,禁止玩家赎回筹码。信任的大厦一旦倒塌就再无重建的机会,PoWH
3D也渐渐无人问津了。

2、而bigone交易所就是他血淋淋的私人韭菜屠杀场。

图片 8

就在人们渐渐淡忘PoWH3D的时候,另一款游戏闯入了玩家的视野,席卷了整个区块链游戏界,成就了加密猫之后又一霸主,它就是Fomo3D。

3、质疑李笑来的粉丝运营模式,就是在telegram上拉个3-4万人的大聊天群,不断的把有反对意见的人以“不合适投资人”的说法踢出去。

薛蛮子与朱潘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