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三言财经链动全球2018区块链全球行香港站顺利收官,被封公号换

由三言财经和Bianews主办、Aurora极光链冠名赞助的“链动全球·2018区块链全球行峰会”第一站今日在香港举行,此次大会的主题是“探索.链接全球区块链”。

2018年8月21日晚,让一些区块链币圈媒体人凌晨三点钟彻夜难眠。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等知名公众号在内,多家公众号被腾讯官方强制责令永久关停。

月初尚在争论是否冬天将至,月底就坚冰凛冽。区块链行业的季节变换,确实比外面的世界更迅猛些。

图片 1

不过《IT时报》记者发现,这些被封停的公号仍有“小号”、小程序和App在继续运营,封停似乎并没有给它们带来太大影响。然而,最近币圈已是多事之秋。监管正在层层加码,除了封停公众号之外,8月22日,另一个新消息是,北京朝阳区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不得举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活动。

进入2018年,各类投资基金一直被“钱荒”笼罩。惟有区块链领域热度不减,虽然被政府宣布为非法,但ICOs(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型融资形式大行其道,圈内的认同度和规模甚至超越了传统的股权投资模式。

全球区块链媒体联盟成立

舆情持续发酵,而区块链创业者希望,关于区块链议题的讨论应该逐渐回归技术本身。

春节期间横空出世的“三点钟无眠”微信群引爆了区块链概念后,各路场外资金蜂拥而至。尽管政府监管从未放松,尽管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可捉摸,尽管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一路下跌至腰斩,但在大佬“拥抱泡沫”的口号,以及比特币(BTC)的“信仰”、区块链的“共识”、通证(Token)的社区运营等不同名义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资金狂欢一直进行。

在大会上,三言财经宣布成立“全球区块链媒体联盟”(Global
Blockchain Media
Consortium,GBMC)。三言财经与东南亚区块链媒体CryptoNewsAsia、俄罗斯媒体
BitNovosti、印度媒体 Crypto News India、韩国媒体
Dailytoken等都建立深度战略合作关系。作为区块链行业专业媒体,三言财经将同其他海外媒体通力合作,打破不同地区的区块链行业新闻壁垒,打通中国与世界各地用户的新闻共享渠道,让最新行业资讯和深度报道即时传播。

小号依旧在运营

直到8月份,一切戛然而止。

此次大会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区块链领域的专家学者、创业者、投资人、行业极客和全球区块链媒体同行的广泛关注,分享了很多精彩观点。

针对封号动作,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暂行规定早有指向。8月7日,网信办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四条规定,即时通信工具服务提供者从事公众信息服务活动,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而腾讯官方回应称,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ICO冰封

香港数码港董事局主席林家礼:代币发行应与区块链分开

然而,封号刚刚过去一日便有复发之势。《IT时报》记者在公众号搜索栏重新搜索这些名称,发现一些与原始公众号内容相关的“小号”,尚未完全被封。比如当记者搜索“大炮评级”时,便会跳出与原公众号图标相同的“大炮评级社区”,囊括了其社区成员投稿作品;当记者搜索“深链财经”时,隶属于深链财经的在线测评平台“深链测评”跃然于屏幕之上,其内容也可以正常浏览。另外,诸如深链财经、金色财经等小程序依然能够正常登入浏览。

按照闻涛(化名)的说法,币圈不仅仅是进入了“资本寒冬”,而是彻底的“冰封冻结”。

图片 2

此外,通过金色财经、币世界的自有App平台,依然可以获取与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相关的实时资讯。币世界在8月22日13:02发布一则《8月22日币市龙虎榜(附币种名单)》,对8月21日资金流入/流出的前十位币种进行排名,并公然放出利好消息,对当前行情进行解读;金色财经也在8月21日刊登《ZBG交易平台开发UC交易》,提醒“UC粉丝”将在次日上线UC,请大家做好交易准备。

作为一名资深数字货币“信仰者”,闻涛坚持认为,只有ICO才符合“币圈逻辑”:“谁有项目,说好多少BTC或多少ETH(以太坊币),直接打过去。不打借条、不签合同。”等项目发行的代币(Token)上交易平台,卖出获利。

林家礼表示,早期互联网出现了泡沫,现在也有ICO泡沫,ICO应当与区块链分开,因为区块链有着好的底层技术基础,不能因为几次不好的ICO事件就将它排除在外,因此我们要做好准备,在世界各地,监管机构都只能一点一点来做,一步步来做。在区块链的领域,发展的速度一日千里,所以需要多思考,如何建立监管框架、监管原则,为区块链提供支持。只有以严格的规则作为基础,才能够实现区块链行业良好的发展。

一场与监管的“猫鼠游戏”

闻涛承认,这样不严谨的操作方式引发了很多纠纷,如著名的“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事件”和“徐明星借给李丰1500个比特币事件”,但币圈仍然对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等传统的法币投资有着深深的歧视。

香港区块链协会创始人梁捷扬:香港政府对合法ICO采取开放性态度,但禁止欺诈

这次封号让很多人回想起近一年前的2017年9月4日,令币圈心有余悸的那场“灾难”——中国人民银行携中央网信办等七部委发布公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从此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9月15日,北京监管机构宣布关停虚拟货币交易所,大批ICO项目和交易所迁往海外。

“币圈逻辑”的流行,有事实基础支撑。

图片 3

然而,《IT时报》记者在此前报道中便指出,这些虚拟货币的交易所依然通过更改域名或隐形推广的方式,便于国内炒币者登录。此外,关于虚拟货币发行的宣发一直未被明确禁止,大量自媒体通过App或者公众账号为某个项目ICO做宣传推广,这也是区块链媒体一度异常活跃的原因之一。有媒体报道,牛市时期,区块链头部媒体的软文价格在5万-10万元左右。但随着币价暴跌,大批投资人被“割韭菜”,对这些所谓“区块链媒体”公信力的质疑甚嚣尘上。此次监管出手,也是对此前乱象的一种纠偏。

之前的传统创业项目融资逻辑都是根据团队、商业模式、技术、背景、市场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和考察,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种子融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到C轮、D轮、E轮,直至被并购或上市,每轮融资都有较长的时间间隔,都要有商业模式落地、技术完成等各方面的突破,投资周期长达数年。

梁先生表示,区块链技术是新经济下的新机会,虽然香港政府可能会对ICO进行管制,但目前香港政府采取开放性的态度,只要是在合法范围内运作,都不会干涉ICO,如果有诈骗和经济上的欺诈行为,或者是超过正常的投资范围进入散户甚至导致散户损失,政府就会严厉打击。

图片 4

而ICO融资几乎让上述步骤一步到位。项目方发布白皮书,相当于传统投资周期的种子期,投资人用以太坊或比特币去购买项目方发行的Token,能否兑现白皮书上的想法和愿景尚在未定之数,但代币只要上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就可以卖出获利。一般的项目从开始到ICO约3个月至半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获得百倍乃至千倍收益,在传统投资界是不可思议的。

创大资本董事长许洪波:区块链在中国落地是最实际的

不过,在从事代币咨询业务的NewMoney创始人黄席盛看来,“9.4”及之后一年内监管采取的各项举措,已经使数字货币及其延伸业务与监管的较量,演化成一场“猫鼠游戏”,躲躲藏藏、死灰复燃成为币圈常态。一些区块链自媒体行业的从业者也对记者表示,“不算什么”。

区块链项目本就比传统创业项目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资金。所以,ICO的疯狂是必然的。

图片 5

回归区块链技术

2017年,大批主打ICO模式的Token
Fund涌现,ICO融资募集金额呈现井喷式增长。ICOData.i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诞生873个ICO项目,募资61.37亿美元;热度延烧至2018年,一季度募资超过38亿美元,其中1月份募资额高达15.22亿美元。

许洪波先生表示,
区块链的影响比网络要大100倍,区块链并不仅仅是科技的赋能者,其重新的定义经济如何运行给人类社会带来更多公平的机会。区块链可以打击贫困,创造更为公开透明的社会。区块链不仅仅影响了经济,同时也影响了全世界。许洪波认为,区块链在中国落地是最实际的。因为中国在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是世界上最发达的,中国的移动付费是无处不在的。

然而,这场与监管的“猫鼠游戏”不一定能持续长久。

图片 6

Aurora创始人赵美军:其他行业最需要Token和模式,不需要发链

监管很可能将持续趋严。8月21日当晚封号事件一出,众享比特CEO严挺当即在朋友圈中公开评论:“估计下一步到小程序和微信大群了。”
8月22日,有消息称,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

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全球ICO融资总额图。数据来源:ICOData.io官网

图片 7

市场也在对这些区块链自媒体说不。截至8月23日上午11点,比特币的价格为6400美元左右(约等于44000人民币),比今年年初下跌了近三分之二。其他虚拟货币的价格也一路低迷,“破发”比比皆是,而那些血本无归的投资人中,不少是对区块链一无所知的“不合格投资人”,被不少区块链自媒体“忽悠”后参与项目。对他们来说,一些所谓“媒体”的公信力已被消耗殆尽。

尽管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4日以七部委联合公告的形式,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但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ICO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赵美军表示,区块链正在从营销走向产品,拿白皮书直接IPO的时代将会成为过去时。2018年是区块链应用的落地年,无论是游戏行业、AI、IOT都更好的结合和落地。区块链虽然是加密和去中心化,这是区块链的核心,但不是本质。区块链的本质是共享即奖励的模式,各行各业将这种模式应用才会真正的与区块链结合起来。所以,其他的行业需要更多的发币,还有基于发币的经济模式,而不需要去发链。贡献即奖励,这就是挖矿的模式,这才是区块链的未来。

“币圈的寒冬对于区块链技术来说是好事,愿意来了解它到底是什么的人多了。”作为一家区块链培训与咨询机构的运营者,通证界创始人靳毅告诉记者,从今年数字货币熊市开始,找自己咨询区块链技术的人变多了,“经过几轮被‘割’,不少人正逐渐走出一夜暴富的梦境,区块链技术本身正逐渐被重视。”通证界每月会举办三到四次区块链培训,每次都是人满为患。面向寻求区块链技术转型传统公司的培训课,2000元/人的付费课程也有不少人愿意付费参与,这在之前币圈的大牛市面前,几乎无法想象。

金钱聚集,泥沙俱下。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上币交易平台,ICO“割韭菜”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围绕其间的,是一个充满欺诈的市场:发布假项目、私募卷款、代投假币、发布不实信息喊单造势、以市值管理名义控制交易价格、打造“大师”光环收费“割韭菜”,等等。

嘉楠耘智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比升资本合伙人邵建良先生:互联网行业天然适合区块链

纽约大学研究员,中国女孩徐瑜告诉记者,尽管最近“谈到币价就想哭”,但自己和团队成员依然会继续就区块链应用发展趋势,对业内人士的影响进行研究。微信名为“韭菜鸡蛋”的投资人甚至告诉记者,自己钻研数字货币市场的目的是想成为流量大V,因为数字货币是当前热门的领域,很容易助长自己知名度。

2018年初,币圈爆发了超级明星(MXCC)跑路事件、英雄链(HEC)虚假推广事件、艺术链(ARTS)联合创始人被扭送至北京市金融局信访办事件等负面新闻,也有光锥LCC币、柏拉图币等大量传销币被揭露。一路相伴的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比特币从2017年12月的每枚约2万美元,跌至2018年6月底的不足6000美元,跌幅高达七成;以太坊等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大致如此,大批山寨币的跌幅更惨不忍睹,“归零”者众。

图片 8

在数字货币这一潘多拉魔盒上绘制区块链的美好图案,却助长了人间贪婪的心魔。如今,泡沫正在逐渐破灭,或许回归技术是区块链变革的第一步。

即便如此,ICO模式至少从表面上看未被动摇。ICOData.io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ICO募得62.07亿美元,超过2017年全年募资额。6月份,《核财经》与多家区块链项目方接触,后者虽然大多感慨募资辛苦和上交易所费用贵,但话题更多集中在“币改”、“链改”、“通证经济”等方面,最多再谈谈长达半年的熊市何时转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