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我赚得最多的钱跟粉丝量没关系,火币如何控制全球业务

李林和他掌控的加密资产交易所火币集团,看上了一家本来默默无闻的香港上市公司。

区块链的火热表现让上市公司投资热情高涨,而今年以来更甚。

知名比特币投资人李笑来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虽然最终市场上很多项目未来可能会失败,但是他还是会继续持有,自己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投资最终是拼胜率。他还表示,自己区块链世界里赚的最多的钱,跟流量没有关系。从持有比特币到现在,有没有粉丝比特币都会涨。大范围被关注也是负担,经常被解读,都不敢发朋友圈了。

8 月 21
日,李林和火币集团联手前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企干部、现香港股市著名资金掮客滕荣松,斥资
5.86
亿港元,收购了桐成控股
2.16
亿股股票,成为桐成控股持股
71.67% 的股东。

从年初至今,共有8家上市公司披露了13条涉足区块链的公告,相关公告数量较去年全年增长了一倍多,而去年同期披露相同事项的公告只有2家上市公司。

网易科技对话李笑来实录(部分有删减)

突然间,桐成控股这家主业本为电池充电器解决方案和电源、LED
照明产品生产制造的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在
8 月末火了一把。

区块链技术因具有不可篡改、公开透明、价值传递、自治理等显著特性,未来将会给金融及非金融领域带来巨大变革。虽然区块链技术的提出至今时间较短,尚属于早期发展阶段,但仍让相关上市公司心动不已。今年以来,上市公司披露的投资涉立、参股区块链公司或区块链实验室事宜急剧增加。

图片 1

市场对火币的收购交易充满了想象,期待火币集团下一步将资产注入的动作。在旧电池壳子要充上加密货币新能量的强烈预期推动下,桐成控股的股票在
8 月 30 日复盘后,一度上涨超过 70%。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iFinD数据统计,2018年以来,共有8家公司披露了13条涉足区块链的公告。而2017年全年,只有6条与区块链有关的上市公司公告,去年同期更是只有2家。

网易科技:你觉得你现在持有的很多数字资产,未来会归零吗?如果是,为什么要持有?

怎么看,这都是一桩典型的后门上市的序幕。但是不确定性极大。

不过,《证券日报》记者梳理这些参股区域链的上市公司公告发现,上市公司出资金额均相对较小,所参股区域链公司也均为初创,尚未进入大规模、商业化应用阶段,盈利能力有限。

李笑来:有可能归零。但这是我的投资逻辑。我会去投我认为能持有3年以上的币,万一很久之后可能会归零,那没办法,因为我不可能投一个中一个。

火币下一步如何行动,尚不可知。如何注入火币集团的资产,尚不可知。给上市公司注入哪些火币资产,尚不可知。何时注入资产,尚不可知。

例如,东旭蓝天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融链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的协议显示,前者以1500万元对融链科技增资并取得其20%股权。其中300万元进入融链科技的注册资本,其余1200万元计入融链科技的资本公积。东旭蓝天保留目标公司下一轮融资的优先认购权,同时拥有优先购买权、反稀释权。截至2017年12月31日,融链科技资产总额137.8万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58.61万元,净利润34.81万元。根据协议披露的盈利目标,融链科技2018年度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不低于200万元;2019年度不低于400万元;2020年度不低于600万元。

在这个市场上剩下一个简单逻辑,拼胜率。到最后,因为我投的数量很多,从长期看,我的赢率就大。所以很多人问我,明知道大部分会归零,为什么还要持有呢?这应该反过来想,我不知道哪个会归零,所以我才持有。在行业很早期的阶段,能力所及的范围多参与也有助于推动行业发展。

不过,可以预期的是,以火币的体量,希望通过借壳实现上市,过程并不平坦。

此外,浙江华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则认缴出资350万元,与其他企业共同出资设立杭州火鸟区块链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5%。上市公司广电运通的全资子公司运通信息与区块链云、绿谷联盟共同投资设立广州广电运通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运通区块链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运通信息出资450万元,持有45%股权。

网易科技:假如有一个项目,它从长远来看很难落地,解决的是伪需求,但从短期来说,它背后的资本运作和运营能力非常好,甚至是一个明星项目。你会投吗?

可以借鉴的案例发生在加拿大。由华尔街传奇对冲基金经理、亿万富翁迈克·诺沃格拉茨
Mike Novogratz 创立的加密货币投资银行 Galaxy Digital
最近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完成的借壳上市。

除了刚刚打算发起设立或参股区域链公司的上市公司外,有些上市公司涉水的区块链实验室已有产品推出。宣亚国际与链极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的宣亚国际区块链实验室,已于日前推出了首款产品“Yes
Or
NO”。宣亚国际同时表示,该实验室推出的首款产品目前尚处于上线内测阶段,未来该产品的开拓力度、市场认可度及盈利模式尚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李笑来:我肯定不会。我的投资观使得我绝对不会去投这样的项目。我没必要去赚这个世界所有的钱,我也做不到。我就赚我能赚到的那份钱,比如说我去买一些有价值的币,然后就持有,那我就会赚钱。

今年初,诺沃格拉茨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提供加密货币咨询服务的初创公司 First
Coin
Capital,然后又通过收购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借壳上市。原来计划于
4
月份实现的上市,由于涉及加密货币业务,受到加拿大证券监管当局额外的审批步骤,直到
8 月才最终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沪深交易所对于相关上市公司投资参股区块链公司一直高度重视,对于多家相关上市公司均发布了问询函,询问问题涉及是否向投资者充分提示风险,区块链公司盈利模式以及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意图等内容。

对我来讲,去投那样的项目不划算。我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去干这个事儿。投有价值的项目,我会相对轻松。花很长时间判断好了,买了之后就干别的去了,不想这个事儿了。它涨还是跌,我都不管了。

但火币这桩博眼球的收购交易,却披露出大量之前隐藏在水面之下的信息:到底谁在控制火币?火币又如何控制全球版图?

而这些上市公司在公告中,也均表示区块链业务目前处于培育期和探索期,运通区块链对公司经营业绩短期内不会产生实质影响。

现在主要工作是和牛人打交道

谁是火币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目前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应用较少,国家监管政策尚未明确,无法准确地预估未来是否存在因国家监管政策的变化而产生的风险。

网易科技:您在区块链里面宏观的布局是怎样的?

根据火币集团向港交所提供的文件,和之前公众和媒体推测的一样,李林是整个火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他通过两家离岸公司,牢牢掌控着整个火币集团的实际控制权。

李笑来:这个问题误会我了,我对未来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惑。顶多我跟其他的投资者稍微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特别不着急,所以不会殚精竭虑地去布局。2016年,我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减少我在区块链里的工作量,最后把时间放在结交有效率的人,所以我可能现在花更多时间是跟人打交道。

图片 2

网易科技:你跟人打交道的目的是什么?

李林通过控制 Huobi Universal 和 Huobi
Capital 两家离岸公司,控制火币集团

李笑来:未来的世界里面,一切核心变化都围绕牛人发生。至于他能做什么,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能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是牛人的话,大潮来的时候他就在那,所以这是我探索未知的一种方式。

其中,于 14 年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Huobi
Universal Inc.」,为火币集团最核心的控股公司,该公司持有火币集团 70%
的股份。李林通过一家名为「Techwealth
Limited」、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控制着 Huobi
Universal。Techwealth 持有 Huobi Universal 58.44% 的巩固股权,而李林持有
Techwealth 89.09% 的股权,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网易科技:你现在做的事没有一个系统的思路吗?

此外,火币集团另外 30% 的股份,由另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Huobi
Capital
Inc.」持有。该公司从事区块链风险投资相关业务,李林持有该公司全部股份。

李笑来:想系统啊,但是我不觉得我目前能系统啊,到现在我还不觉得我能到那个地步了。

通过 Huobi Universal 和 Huobi Capital 这两家离岸公司,李林实际控制火币集团共计
66% 的股权。

你做得越久就越明白,逻辑本身是有局限的。有的时候一样的理由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有的时候同样的结论来自于截然相反的理由。现实总是啪啪打脸嘛。

火币其他股东还有谁?

网易科技:你之前说,币圈做庄是不太现实,因为交易所很多,交易深度不够。但现在很明显,我一个币种只上一个交易所,公募份额很少,是有这个操作空间的。

除了李林这个控股股东之外,火币的其他小股东主要分为两类。

李笑来:你上一个小的交易所,然后高度控盘,就面临下一个问题,没有对手盘。

一类是火币的创始团队成员,这些股东,均通过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Techwealth
Limited」,再透过 Huobi
Universal,持有火币集团股份。这类股东共有四位,目前均已经离开火币:

网易科技:你们的交易所在信息透明化方面做了什么工作?

胡海东,原火币副总裁,2017 年离职,创办蜂窝矿机

李笑来:
从云币时代我们就对数据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有执念。云币很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足额纳税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所。我们当时将比特币的收入折算成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来算营收,这是有据可查的,我们是海淀区纳税大户。

杜均,火币联合创始人,前火币 CMO,2016 年离职,节点资本和金色财经创始人

公开透明这件事情没想得那么简单。它很复杂,是个特别大的系统工程。它跟隐私相关,又跟整体系统安全、社会系统安全相关。所以哪儿应该公开,怎么公开,公开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样的工具公开。保密,以什么样的原则去保密,这是个特别复杂的事情,没人干过这个事,所以我们得天天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